Вейстария.

APH老圈底层透明写手.
苏维埃认证:红茶夫人.


极端露厨.十革红色心头肉.
其他的看情况博爱.
日常产剧毒表情包小破段子和辣鸡文段.
卢比扬卡一日游.

没屁可放了...。

【国尉组/苏科】《буревестник》1【血描写注意

太太杀人了。

北境:

*有血描写!注意x
cp:伊利亚×谢尔盖
跨剧组↑aph×切禁
国家意识体×克格勃军官
先放一点上来再说以后的事x初次丢人请多指教





    Над седой равниной моря ветер тучи собирает. Между тучами и морем гордо реет Буревестник,черной молнии подобный.
        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。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海燕像黑色的闪电,在高傲地飞翔。








-谢尔盖.科斯杰科上尉懊悔的认为:这比他之前做过最疯狂的事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        寂静的长夜中,他的神经简直像撑满的英格兰长弓一样紧绷着。只要有一点动静,谢尔盖都会更紧的握住马卡洛夫手枪的木质手柄,并在剧烈的心跳中无意识的用裂开的大拇指摩挲着保险。浸满鲜血的领口像松树胶一样黏腻的粘在皮肤上,血痂刚结上就被剧烈的运动扯开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请您自己走出来吧,科斯杰科上尉。”他不知道第几次听到了扩音器放大的声音在树林里反射和回荡。同之前一样,他没法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科斯杰科每呼吸一次,断裂的肋骨末端就轻微而狠毒的扎进肌肉组织里,像是用一捆锥子在他的肺部上划拉。喷溅在大半面墙的暗红色血块以及滑腻的碎肉块挂在粗糙的砖墙上,让他甚至不能扶着墙站起来,钝痛毫不留情的碾压着。他只能勉强靠在废弃的窗台下小心翼翼的带着血沫喘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愿意跟你说话,前提是您停止抵抗。”喊话的军官接着将这句话说到第二遍,但在中途停下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谢尔盖稍微放松的意识又悬了起来,仅仅是打开保险这个动作就又让他感到撕裂一样地疼痛。紧接着,他狠咬着后槽牙用血污遍布的手尽全力把枪举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动作让他眼前发黑,并痛苦的,像破风箱一样喘息着。背部深可见骨的伤口一起一伏,隐约间能看到白森森的骨茬。他想活下去,但先得跟军队解释清楚——没法交流的情况下是显然是不可能的。他尽力在想办法…




       “谢尔盖.科斯杰科同志,您现在如果不能说话的话。请鸣枪吧,然后把它从窗户上扔下来。我们也不想失去一位优秀的军官。”区别于命令的语气,重新接过扩音器的人用一种请求与平和的语气说着:“我是伊利亚.弗拉基米罗维奇中校,克格勃第九局*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 谢尔盖真切的松了一口气,然后毫不犹豫的连打空了弹夹里的四发子弹。后坐力让他感觉肩胛骨又让人狠狠地拿军靴底踩了几个来回。他努力挥动血肉模糊的手臂并听见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摩擦声,把枪砸在二楼的铁架上发出响声后,黑雾从他充血的眼底开始弥漫,以至于失去意识前,他都没时间去思考“第九局”为什么会来。






-炫目的白光像恒星的氦闪一样突然在谢尔盖的眼前炸开。
科斯杰科从白光里睁开眼睛时,干渴和疼痛让他很快清醒了过来。 他感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在皲裂,剧痛从出现开始就以极快的速度蔓延。


"水…"他虚弱的用气声说着,并开始剧烈的咳嗽。谢尔盖重新感觉到了几乎要将他扯成两半的痛感,于是他不再说话。只是强忍着颤抖。将头尽力的偏向一边,躲避灯光的照射。
"我等您很久了。"他听到一个温和,平静的声音重新出现了。"我是伊利亚·弗拉基米罗维奇中校。服役于第九局。"




伊利亚将水杯凑到了科斯杰科的嘴角,向前倾了倾,让水接触到他干裂的嘴唇。"我没法放开您,但尽力会让你感觉好一些的。"


"为什么是第九局。"谢尔盖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,他稍微抬起头问到。
"先别谈这个,您…科斯杰科同志。能看得清东西吗?"伊利亚尽量用一种关切的语气说着,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
"恐怕不行。"
谢尔盖用力的闭上眼睛再睁开,在这个空档。伊利亚看到他的虹膜是浅灰色的。




*克格勃第九局负责国家领导人的安全,但是科斯杰科并不在这个局。
*伊利亚在这里用的不是真名

评论(6)

热度(34)

  1. Вейстария.北境枫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太杀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