Вейстария.

APH老圈底层透明写手.
苏维埃认证:红茶夫人.


极端露厨.十革红色心头肉.
其他的看情况博爱.
日常产剧毒表情包小破段子和辣鸡文段.
卢比扬卡一日游.

没屁可放了...。

....想了一下苏哥意识到自己承担着阶级责任并且离开沙沙的那个场景。

斯捷潘几乎是在片刻之间就找不到了伊利亚。
数日前。他们的分歧越来越大,而不得不由小的意识差异变成一日小吵两天一大吵,后来结局是双方无法交流伊利亚备好了行囊摔门而去。

他的意思很明显。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回来。

斯捷潘从没有想过这种事。
潜意识中年幼的弟弟缠着自己问这问那,而自己总是好脾气的告诉他并摩挲他的小脑袋笑笑。但如今,门被砰的一声合上如同是一道晴天霹雳彻底劈醒了他。

从一开始的赌气转变为不知所措。斯捷潘无法正视没有伊利亚在身边的日子。他无法应对冷落的房间与生活。甚至锅碗瓢盆都失去了往日伊利亚在时的喧吵——尽管伊利亚总是安安静静。

他逐渐的撕下了伪装起来自己“我很好我不需要你”的面皮,发了疯的到处寻找亲爱的弟弟,却一无所获。年轻的贵族红了眼眶却依旧寻不到人的一点踪迹。

“你去哪了?”

他嘶哑着嗓子,喉咙哽咽的像口干枯的深井。
他问遍了街上的每一个人,眼底的悲切带着可怜乞求的语气,始终像是孩童不小心松手失去了上扬的氢气球。
“先生...。您可否见过我的弟弟伊廖沙?——他是个红瞳的青年...脖颈上系着一条鲜红色的围巾.....”

一次又一次,千百次重复。
他无助的蹲下身,任凭风雪交加的黄昏吹白了自己的发梢,冻乌了嘴唇,像只老鸦,在雪地里孤独的哀嚎。

“你在哪。”

直至凛冬已至,像是神迹般带回伊利亚至懊悔快两年的斯捷潘的身边。斯捷潘眼角有泪紧紧相拥却不打算告诉伊利亚没有他的两年。

“你还好吗。”
“我很好。欢迎回家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27)